BL小說網 > 平天策 > 《平天策》正文 第十三章 圣者說

《平天策》正文 第十三章 圣者說

    身披重甲之人開始往前行走。

    他順著山道,腳步很堅定,即便是身披著重甲也并不顯得吃力。

    然而當夕陽照落在他身上的重甲上,尤其是照落在那些斑駁的銹跡上時,卻依舊給人十分荒謬之感。

    即便是軍中的將領,也絕對不會在非戰時身穿這樣的重甲。

    更何況這是前朝的重甲。

    此時已是天監六年,前朝已經滅亡六年,現在還在穿著這樣陳舊的重甲,而且還能停留在南天院這種學院里,本身便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無論是女教習還是她身后的青年教習,聽著這人沉重而具有韻律感的腳步聲,卻只覺敬畏而無絲毫的荒謬感。

    因為這人本來便是前朝的一名大將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重甲,便是表明他依舊效忠于前朝皇帝,而不承認梁武帝的皇位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之所以能夠存活在這世上,除了他自身的實力足夠強大之外,最關鍵的原因是梁武帝覺得他不會對自己的統治造成任何的威脅。

    因為他的使命,便是守衛這個荒園,他是荒園中那名供奉的侍衛。

    南天院的供奉和昔日齊天學院的那些老隱修一樣,本身便是很超然的存在,他們除了不直接插手學院事物,絕大多數要求都會直接被滿足。

    而這名荒園中的供奉,地位卻更是超然。

    按照這名女教習的所知,這名“何”供奉也并不承認梁武帝的皇位,然而當無法改變梁武帝登基的事實,他最終和梁武帝達成了某項協議,留在這荒園里,成了閉關不出的南天院供奉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物注定是神惑境之上的存在。

    現在唯一困惑這名女教習的,是齊天學院之中那名傳信而至的人又是誰?

    在她困惑的目光里,身披前朝重甲的將領從她身后的青年教習手中接過了那封信,然后走回荒園,進入荒園深處。

    荒園深處的名木名花早已變成枯萎朽木,一條石道的兩邊,都是如馬鬃一樣的荒草。

    這荒草很柔順,隨著山風輕柔的起伏,寂靜無聲,卻更顯荒涼。

    石道的盡頭是一間石屋。

    荒園里的石屋理應也很荒涼破敗,然而和所有人想象的絕對不會相同,這間石屋內里極盡奢華,地面鋪著白狐皮,石屋的頂部鑲嵌著許多銀色的發光寶石,就像是一顆顆的星辰。

    除了名貴的檀香和沉香制作的床榻、擺設之外,這間石屋里還有著很多世間罕見的美酒,甚至還有溫熱的食物,新鮮的水果。

    石屋里的老人也是身穿著華貴的錦衣,他銀色的長發梳理得絲毫不亂,一根根如同純銀。

    最為難得的是,這間石屋的內里始終有一股新鮮的氣流從地下緩緩沁出,使得這間石屋的溫度始終保持在最令人覺得舒適的程度。

    越是接近這間石屋,這名身穿著前朝重甲的將領的腳步便越是沉重和緩慢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盔甲開始莫名的震蕩起來,盔甲的縫隙里最初開始震出灰塵,接著卻是慢慢震出火星。

    耀眼奪目的火星先是從盔甲縫隙邊緣的互相摩擦處射出,然后連他身上的盔甲表面,都開始冒起一團團如金色菊花般的火星。

    空氣里,似乎有許多股看不見的力量就如天空墜落的星辰,不斷的沖擊在他的盔甲上。

    最終當他距離這間石屋的門口只有五步時,所有的火星卻全部消失,相反如同結冰一般,他的盔甲表面浮現起越來越多的透明晶線。

    這些透明的晶線來自于石屋周圍的元氣里,當這名將領還想再往前跨步時,這種晶線越來越多,漸漸使得這整座石屋都像是被冰凍了起來。

    盔甲內里發出了一聲輕微的悶哼聲,接著盔甲的表面出現了幾個嶄新的裂口,又迅速生銹。

    “不要勉強了,否則我連沈約的這封信都根本看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石屋里的銀發老人一直在慢條斯理的吃著一串碧玉般的葡萄,似乎這屋外的一切和他無關,直到此時,他才緩緩的抬起頭來,對著屋外的這名將領淡淡的說了這一句。

    他的膚色如同白玉,面上連一絲皺紋都不見,無論是他的容貌,還是他的儀態,包括此時說話的聲音,都給人一種分外養尊處優的感覺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的回應,只是遵允。

    這名身穿厚甲的將領后退了一步,躬身行禮,等他再起身時,他手中的信箋如同活物般飛了起來,落入石屋內里。

    那些彌漫在這間石屋周圍的晶線還未完全消失,然而這封信穿過這些晶線,卻似乎只是激起了一層層透明的漣漪,毫無阻礙。

    銀發老人靜靜的看著這封飛射到面前的信箋。

    他伸出了兩根手指,緩緩的夾住了這封信。

    他連撕開信封,抖開信紙的動作很優雅。

    他慢慢的看著這封信,臉上的神色卻是起了很大的變化。

    剛開始憤怒,到平和,再到感慨。

    等到他搖了搖頭,放下這封信箋,再抬起頭來時,他的臉上有著淡淡的微笑,笑容里充滿著復雜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你大概不會相信,沈約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著屋外的那名將領,認真的說道:“南方三圣之中最強的沈約,竟然壽元將盡,快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屋外那名重甲將領渾身一震,沉默了片刻,盔甲下透出聲音,“您說的,自然是真的,但我兀自不敢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他這一生,很多地方我不服他,但有一件事我是服的。”銀發老人的聲音有些寂寥了起來,“他從不說假話,而且一生率性,從不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。他自己寫信和我說的,自然不會有假,而且若不是他沒有時間,自然也不可能在這件事情上和我妥協。”

    屋外的將領心中涌起更大的震驚,但是他沒有看過信箋的內容,自然不知道此時這名老人所說的這件事上妥協是指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當年我和他賭斗失敗,自囚于此,不插手朝堂紛爭,他又給了我一個機會,讓他的徒弟布下這一個法陣,只要這些年我調教你,你憑自己之力,能夠進入石屋,我便可以離開這荒園,離開南天院。但你限于天賦,即便能夠成功,也已經在二十年之后。”

    銀發老人微諷的笑笑,“和他爭斗而言,我自然是一敗再敗,但他好不容易幫蕭衍奪了江山,卻正好撞到末法靈竭,而且南速北慢,眼看著恐怕還是被北魏吃掉,而且靈氣衰竭妨礙他自己的修行,到頭來壽元將盡,反過來要求我。但境界力量之強弱,事關天賦和運氣,他比我的際遇好些,勝過我也正常,但到了最后,天運方面,他卻是輸給了我。”

    身披重甲的將領控制住了心神,問道:“他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靈荒已至。”

    銀發老人看著園中的荒草,淡淡的說道:“他研究了許多不同于以往的修行之法,卻正巧發現南天院這一代的新生中,有一名新生和他想法相同,竟是也正巧發現了一種靈荒時代最有可能大成的獨特修行之法。所以他便寫信告知我,我的一些修行法恐怕正好可以幫到這名少年,這名少年也算是我的學生,只要這名少年和你,能夠破了這陣,他便也認輸。”

    身披重甲的將領并非情緒容易波動之輩,但是聽到這樣的話語,他的心神依舊起了巨大的波瀾。

    能夠和圣者看法相同,這名南天院新生的天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他是激我贏他。”

    銀發老人的聲音更加輕淡了些,在這個空曠的荒園里顯得有虛無縹緲:“但我看來,他死都快死了,這樣的賭約,只是在求我。他和我再立賭約,我倒是未必有興趣,但是求我,我便會應。”

    (求紅票、收藏,有啥投啥)
    《平天策》BL小說網全文字更新,牢記網址:www.wsjupc.icu
18年无错36码特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