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小說網 > 我可能修了個假仙 > 《我可能修了個假仙》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人吶,都喜歡把簡單的事情復雜化

《我可能修了個假仙》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人吶,都喜歡把簡單的事情復雜化

    虛無縹緲?

    木易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代表著虛無縹緲,就像這個世界本來就不在他最初的意識范圍之內一般。

    可木木都這樣說了,肯定是有一些道理的,倒是可以想想。

    至于究竟想些什么,那就只有等思緒徹底發散之后才知道了,暫時不用去執著思考。

    而且,這次的“藥浴”似乎變得舒服許多……

    當天空明亮起來,雪在太陽的溫暖光芒下融化點滴,木易才是睜開眼睛。

    在沉暮箱里和在木桶里邊,效果都是一樣的,沒有什么感覺便把時間度過,身上的傷也在不知不覺間好了。

    木木坐在沉暮箱的蓋子上,仔細打量木易:“老爹,想明白什么了嗎?”

    木易尷尬笑了笑,之后不再尷尬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沒有說,但木木已經知道了答案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沒有想明白。

    并且還睡了一覺。

    對此,木木嘆服。

    “老爹,你的悟性真的很差啊!”木木輕聲說道,“照你這個樣子,什么時候才能獨當一面?”

    木易伸手摸了摸腦袋,又將雙手至于腦袋后面,枕在沉暮箱的邊緣。

    一個舒服的姿勢,簡簡單單享受。

    “不是有你在嗎?”木易說道,“你隨便透露點東西,再在實力恢復后隨口說一些話,你老爹我的日子會很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木木盯著木易,有些無奈:“就不能有點追求?”

    “本來是有追求的,但我想了想,發覺什么事情都是你做主,我再怎么做都改變不了。”木易注視房屋的墻,發出很輕的嘆息聲。

    木木知道木易想說什么,也是真實的想法被猜中和說中了。

    答應過的事情,木木會做到,但關于時間的期限,就不好說了……也沒有什么好說的,就是想做才去做。

    到九天,其實隨時都可以。

    去云染天解救老娘,也是想做到就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可是,總是不太愿意那么快離開。

    墟城,不僅僅是廢墟啊!

    自九天打落的土地,那是一長串的記憶,不愿想起卻也不想忘記。

    而且,到了九天,會面臨很多……

    無法說服的,是心,一顆不愿面對曾經人與曾經事的心。

    雖然知道遲早都要面對,無論怎么做都沒有辦法逃避,可還是希望真正到來的時候遲一些,再遲一些。

    恢復實力,不是簡單的事情,卻也不是特別困難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要再提升,變得更強,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想悟。

    還悟不了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你不想做,我也不會勉強的。”木易輕聲說道,“每個人都有選擇的理由與自由。”

    木木笑了,稚嫩的面容出現絲絲歲月的蒼涼,又帶上難以辨析卻又真實可見的放下。

    僅是內心的思緒改變,便影響了周圍的空間。

    “老爹,你想想自己存在的價值。”木木說道。

    說出去的話,是對聽話者說的,在更多的時候,也是對自己說的。

    存在的價值……

    木易再一次思索,為什么來到這個世界,這天地是否賦予了自己什么使命。

    或者說,自己是什么樣的存在,還需要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間,木木說的“虛無縹緲”四字浮上木易心頭,接著便是一陣索然,無趣的思索終究只能帶來空洞的念想。

    與其胡亂思索,不如做些實事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根本就不是自己應該多想的。

    本來就不是什么智者,所有的關于這個世界的猜想都來自于別人的鋪墊,是從文字世界里借來的……

    什么天命所歸,什么主角光環,什么金手指,看起來好像真有這些東西,可實際上呢,什么都帶上了虛假。

    甚至,就是這活著,都可能是一場夢境。

    不過這夢……應該好好做夢!

    和最初時候一樣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木易笑了。

    “木木啊,其實吧,你老爹也是天選之人,來到這個世界……”木易光著身子站起來,站在沉暮箱里,“有些東西,已經拿起來,真的放不下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只是自己,沒有任何羈絆,木易可以做出很多人都不敢做的事情,可以不計后果。

    可他不再是一個人,他心里有一些放不下的東西。

    他的思緒仍舊跳脫,可他總是會把跳脫的思緒拉扯回來,回到現實,多出許多對于后果的思索與糾結。

    他也想活得好,活得自由……

    沒有誰給他壓力,沒有誰讓他一定要做什么,只是他無法說服自己的心,必須為了心安而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自由,他選擇了自由,也選擇了不自由。

    “老爹,放手去做吧。”木木身體向上伸,懸浮空中拍了拍木易的肩膀,“就算你死了,我也會把你復活的。”停頓,旋即輕笑,“所以啊,老爹你不需要再有任何的顧忌。”

    死,并不是生命的終點。

    死,確實是生命的終點。

    絕對的強大可以改變很多東西,就如木易一直貪戀的生,都可以徹底改變的。

    再絕對的強大之前,有很多事情做不到,也便有很多的遺憾。

    但擁有過絕對的強大,也隨時可以擁有絕對的強大,只要還存在的東西,便有機會一直存在下去。

    死亡,真不能算什么。

    木易沒有立即回復木木,而是沉著心思去糾結一些問題。

    復活是可能的,但復活后的自己是否還是自己?

    身體與靈魂是相互依存的,是否在復活之后有一樣的身體與之靈魂?

    仔細想著,木易只覺得糾結癥犯了。

    木木未曾得到回復,無奈的眼光在木易臉上停留,無奈變得更加無奈。

    自己這個便宜老爹什么都好,就是很多時候都喜歡想自己的事情,非得從不同的角度去想,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執拗,無法改變。

    這是人的性格,是可以改變的,卻也是最不容易改變的。

    木木想過改變,卻是沒有改變。

    只需要洗洗腦就能做到的事情,為什么要費時間費功夫去慢慢磨呢?

    所以啊,還是自己沒想明白……

    再拍拍木易的肩膀,什么事情就都搞定了。

    “老爹,我能幫你的,就只有這么多了。”木木輕聲嘆息,小臉滿是疲憊。
    《我可能修了個假仙》BL小說網全文字更新,牢記網址:www.wsjupc.icu
18年无错36码特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