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小說網 > 帶著倉庫到大明 > 《帶著倉庫到大明》正文 第1016章 一槍兩彈,逆轉只在頃刻間

《帶著倉庫到大明》正文 第1016章 一槍兩彈,逆轉只在頃刻間

    徐景昌正在愁著怎么能讓常悅樓的生意好起來,聽到那些勛戚都在搶著還看不到蹤影的大市場,就覺得牙疼。

    “國公爺,這事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徐景昌現在只慶幸自己沒花錢就把常悅樓弄到手了,他吩咐道:“你去一趟,咱們家也買。”

    管家早就在等著這句話,聞言一溜煙就帶著錢,坐上馬車趕去戶部。

    徐景昌有些糾結,大市場是方醒的提議,他前幾天才和方醒鬧翻,這個時候去買,有些丟人。

    不過只要能賺到錢,徐景昌就滿足了。至于臉皮……

    “我可是國公,他不過一小小的興和伯如何敢和國公府較勁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景昌那里決定為了利益不要臉皮,而方醒正在和朱瞻基釣魚。

    北方的春天總是少了那么一絲嫵媚,河邊剛冒頭的草地上,兩人把魚竿架好,方醒從包里拿出兩小罐子米酒,還有一袋油渣。

    “這酒很淡,油渣是瘦肉熬的。”

    米酒清香而淡,油渣有嚼頭卻不柴,這是釣魚人最喜歡的組合。

    朱瞻基默默的看著浮漂,不時喝一口米酒,再抓幾顆油渣嚼嚼。

    “德華兄,小弟此刻倒是理解了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的意境。不過人生而有靈,隱士畢竟是少數,能有半日這等時光就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方醒笑道:“你有這個自覺最好,至于隱士,要么是大徹大悟,對俗世不屑一顧。要么就是借以揚名,想尋那終南捷徑!”

    朱瞻基拍拍手,說道:“前唐世家林立,科舉中舉者大多是他們的子弟,這就是德華兄你說的壟斷,幸而武則天悍然一擊,可惜卻又敗了。”

    “權貴要反撲,世家要反撲,皇族要反撲,武則天以女人之身完成對大唐的改造,其功勞遠超后面的那位玄宗。”

    方醒篤定的道:“就如同現在一般,物理書發行之后,那些人看似收手了,可那只是表象罷了。”

    河面平靜無波,朱瞻基幽幽的道:“定國公!”

    方醒點頭道:“正是他,見風使舵的功力深厚,大抵是有人勸過他,說是跟我走得太近,以后必然會被清算,所以他才會用奪取常悅樓的手段來和我決裂。”

    朱瞻基看到浮漂微動,就提了一下,然后搖搖頭重新放下,也不去管魚餌是否都被吃光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說……常悅樓他只是在做戲?”

    朱瞻基有些迷惑,“可那畢竟涉及到東宮,定國公的膽子沒那么大吧?”

    “來了!”

    方醒一提,魚竿前段彎曲,隨即一條比手長些的魚被拉了上來。

    解鉤,把魚放進魚簍里,再上魚餌下桿。

    方醒洗個手說道:“太子殿下寬厚,娘娘是女人,管不得外朝,至于你,他算是你的長輩,大不了到時候送些珍貴的禮物,說幾句好話罷了,難道東宮還要跟他計較不成?”

    朱瞻基點頭道:“這個倒是比較符合定國公的秉性,首鼠兩端,果真是頹廢了。”

    勛戚的頹廢是朱棣比較郁悶的事,可這些勛戚大多都是他自己立起來的。若是親自打倒,那不符合他的利益,動蕩太大。

    關鍵是丟人!

    “勛戚終究是要整頓和解決的,交趾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勛戚們帶動著那些有錢人家把大市場還沒開建的店鋪給搶光了,外面輿論沸騰,有人說勛戚真有錢,有人說勛戚利用權力壟斷了大市場這個發財的機會……

    朝會上,有御史就當場把這個問題提了出來,彈劾那些勛戚見利忘義,與民爭利。

    這種愣頭青真是太少了呀!

    方醒呆在老位置上,看著那幾個勛戚面色潮紅的模樣,心中大樂。

    這愣頭青御史下去了,另一個又冒頭了,還是個愣頭青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聞定國公在交趾時,利用和興和伯交好之機,大肆搜羅良田,又去抓了那些俘虜來種甘蔗。”

    沒頭沒腦的一段話讓人頭痛,而且一槍兩彈,徐景昌和方醒一起中招。

    金忠低聲道:“這就是陳再余,中舉之后硬是要進都查院,最是強硬的一個,也不知道是天性如此,還是想要邀名。”

    從御史轉為實職的官員不少,可不少都迅速的換了個模樣,仿佛以前的強硬和不畏權貴只是幻覺。

    方醒嗯了一聲,看到朱勇出班,大聲道:“陛下,交趾的田地荒蕪,沒人種就擱在那里。而那些俘虜更是每日只知道吃喝,平白無故養著他們,這未免太優待了吧?”

    這是從另一個角度在為徐景昌開脫。

    真正有點本事的武勛都在各地鎮守,留在京城的,五軍都督府是一個好去處,等到有戰事時就出征。

    “陛下,那些交趾人懶惰成性,興和伯不是說過嗎,交趾男人還沒女人能干,所以這也是他在交趾推行男女平等的原因所在。大明可不養懶人,種地都算是便宜他們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總有些人假慈悲,那交趾叛軍擾亂一方,沒有盡數殺掉就算是陛下仁慈了。”

    這話暗指御史陳再余,一名御史,在勛戚的打壓下,以后就準備去瓊州府過一輩子吧!

    群臣看著陳再余,暗自憐憫:可憐的娃,你要開炮也得找準目標啊!一下就得罪了勛戚,自作孽!

    朱棣的眼中閃過一絲冷漠,瞇眼看著群臣。

    陳再余面對各種隱晦的眼神怡然不懼,年輕的聲音回蕩在殿內。

    “陛下,交趾叛逆自然不足憐惜,但!”

    陳再余側身看著武勛們,眼睛瞪圓,驀地喝道:“但那是大明的土地,那是大明的俘虜,定國公,大明的土地和俘虜可是你家的嗎?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大殿內瞬時鴉雀無聲,仿佛掉一根針都能聽到。

    那些憐憫的目光轉為震驚,還有驚訝。

    勛戚占便宜不是一天兩天,以前何曾有人彈劾,還是當著朱棣的面質疑。

    朱勇的左臉頰顫抖了一下,欲言又止,最后還是沒有開口。

    劉觀本是在擔心和憤怒,他擔心陳再余以后會被勛戚們無差別報復;憤怒的是這等大事,彈劾徐景昌這等大事,陳再余居然事先沒和自己通氣。

    御史要想彈劾誰,必須要備案,和上官報備,得到同意后才能出手。

    比如說御史發現了朱瞻基有問題,那么劉觀肯定會壓下,然后進宮向朱棣匯報,由朱棣決定都查院在此事中的作用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御史雖然可以風聞奏事,但頭上還有緊箍咒,還有幾層婆婆。

    可陳再余卻獨辟蹊徑,一下就戳中了勛戚們的痛腳——占便宜,占大明的便宜!

    逆轉只在頃刻……
    《帶著倉庫到大明》BL小說網全文字更新,牢記網址:www.wsjupc.icu
18年无错36码特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