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小說網 > 魔魂槍風 > 《魔魂槍風》正文 0296章:搖籃里的她(296)

《魔魂槍風》正文 0296章:搖籃里的她(296)

    “天語影院需要一個極好演員、你手法靈活、機智幽默、懂得人心、于是,我們公司決定派你去當一次星探!”接到總裁的電話時,闊小天正坐在父母的床頭愁眉不展……

    就在一周前,母親專門為自己做了一頓豐富無比的夜宴、款待這位長期漂泊在外的小小游子。

    結果,那頓酒飽飯足之后、次日凌晨、父母突然就臥病不起了:父親目光呆滯、不再會人類的言語、躺在床上一動不動;母親、也是躺在床上、干脆象植物人那樣不能動彈。

    父母的這一場怪病,是否與現在風靡一時的鬼壓床相關?

    闊小天托著下巴,望著不吃不喝、各自躺在自己床上的生身父母。

    可是,“鬼壓床”只是一時的短暫夢魘行為、等睡夢醒了、當事人就又迅速恢復了正常,就象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
    而自己的父母:已經整整一周了!不吃不喝、又不動----他們各自躺倒在自己的床邊,象兩堵石化的、人人打敗的僵硬山嶺!

    “哎!”望望父母那種與自己交流隔絕的樣子,闊小天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一定會有辦法的、畢竟這是兩個活生生的大活人呀!”只是嘆了一口氣、闊小天一下子就從某種短暫的失望情緒中、瞬間掙脫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爸爸、媽媽----闊小天一定救活你們!不講你們二人救活----誓不為人!”

    再次望望父親、再望望母親、闊小天握緊拳頭----誓要找到解救父母的良方。

    因為父母幾乎處于與世界絕緣的狀態----所以、他們幾乎不需要任何照顧。生活上雖然不需要照顧、但在精神上----闊小天還是堅定地每日送去一個初為人子的孝心的。自從父母突然間臥床不起之后,闊小天就象一個大忙人一般、堅持為父母送去最基本的話語療法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:闊小天他堅持與父母保持最為基本的會話、哪怕他們沒有任何回復、闊小天還是堅持與之對話……

    “哦!?”父親的眉毛微微一動,似乎有了生命反應……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“爸爸、早上好!”這一日,闊小天起床之后,按照慣例拉了拉父親的僵硬的大手、父親的身體微微一動。

    “爸爸!”闊小天竊喜、他飽蘸深情地喊著父親、他的父親有了生命跡象啦!

    父親仍然沒有回答、只是那粗濃的眉毛、皺了皺-----這讓闊小天更喜!

    “爸爸還活著!”或許是自己強烈的決心喚醒了父親、或許是父親見自己這么小、這么可憐----反正對于闊小天、這已經夠了。

    闊小天剛發誓要救活父親----父親就發生命信號給自己!這是多么振奮人心的事情呀!

    “爸爸!爸爸!”闊小天就掂著父親的手、大聲地叫著喊著。

    可是,任他再拼命地喊、父親的表情與身體都沒有任何反應了,更別說吱聲了。“可是父親活的!”闊小天堅持這便真理!

    “父親還活著!”有了這個神秘的生命信號、就是闊小天今后活下去的、堅韌希望呀!

    “爸爸、爸爸:我是闊小天呀、被天語影院特聘的、‘巍峨小星探’!”闊小天急得眼淚都流出來了,可父親卻仍然再沒有什么反應了。

    由于闊小天遠遠超于常人的敏銳感受力,一次偶然機會、被天語影院的總裁高厚德遇見、他便特聘他以志愿者的形式、加入“天語集團”、共同致力于目前市場浩瀚無邊的影視行業。

    望著父親再也沒有任何表示、闊小天的眼神瞬時黯淡了下來……

    闊小天于是非常失望:“哎!”這個少年老成的兒童、戀戀不舍地松開了父親的手,又走到母親的床邊。

    “媽媽!你醒醒!我回來了!我再也不亂闖禍了!”闊小天拉著母親的手----這手小巧、但不柔軟-----低頭望著母親的臉、闊小天發覺母親的眸光似乎一動-----房間燈光效果不太好、于是、闊小天就將母親的床,從父親的床怕你旁邊、給拽到了窗戶邊……晃著太陽光線,闊小天母親的眸光、就象神靈那般、澄澈無垠地閃爍……

    “媽媽!我是闊小天!是你的孩子!我要救活你!”闊小天拉著母親的手,大聲呼喊。

    闊小天發覺母親的眼角----有一滴眼淚、緩緩地流動了下來……

    “媽媽!不救活父母、我闊小天絕不為人!”望著母親那一滴細小的眼淚、闊小天熱淚撲面地哭著、喊著……

    似乎過了好長時間,母親的眼角就再也沒有流下第二滴眼淚、闊小天哭累了、他伏在媽媽床邊睡著、入了夢了……

    “都怪嬰孩時期占卜的那一卦:當時的占卜師說----這孩子犯有星災、雖然他的前生是一顆最亮的星星、或者是一座酣暢淋漓的大海----但是,這孩子倘若呆在家里一宅、就容易患孩童癡呆癥。那個據說十萬年以來,真實存在于人界、神界、魂界、靈界與鬼界的占卜師、的確是這么說的。”媽媽望著爸爸、謹慎而小心地說。

    “那就允他周游四海吧!”爸爸望著媽媽的美眸、握著她的手說。……

    賀小瓊感覺整個軀體很努力,她想掙脫一種僵化的局面,跳出那口低矮的小洞穴、或許是用力過度、或許是氣力不足、反正在她覺得提身而起的時候,她的整個身心、都感覺漂浮出了某種不可言說的局限。

    眼睜睜地望著岳天龍與那個強盜的一場節奏奇特的小野戰!眼睜睜地望著、那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女孩子:雙腳不著地、就那樣在半空漂著、一直跟隨在岳天龍身邊----其實,賀小瓊的內心是無比羨慕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賀小瓊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哈欠……

    “嘿嘿:這塊巖石還會打哈欠!啪啪!”正在山崖為外婆采草藥的闊小天、背著他的小竹樓、悠哉游哉地晃悠著,突然望見一個低矮的小洞穴、有一塊鑲嵌在山崖間的小巖石、象人類一樣、打了個哈欠,他就趕快丟下小竹樓,湊上去一看:那塊巖石卻毫無聲息地停止了打哈欠……

    所有打仗的人都走了,整個冷峻的山崖間、只剩下賀小瓊一個人了。

    恰當地說,只剩下賀小瓊一塊活巖石與周圍的那些巖石、緊緊地相互聯系了。

    如果說其他山石、十萬年或者更久地存在著、那么、賀小瓊她軀體的巖石化、就是一個新鮮的巖石。

    就是說:這塊巖石、它至少會打哈欠……

    拍了幾下那塊巖石,賀小瓊的軀體仍然是自我保護一般、兀自沉默著……

    求訂閱與推薦票支持!

    我們的《魔魂槍風》月票沒顯示,請人修、結果月票沒修好、點擊的顯示也開始古怪了起來。

    大家別介意、其實訂閱量還好,比落雪的預想要好一些!我們潔身自好做人!我們干干凈凈碼字。
    《魔魂槍風》BL小說網全文字更新,牢記網址:www.wsjupc.icu
18年无错36码特围